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 >焦点>田宗林的“梦想观”:是什么改变了山区孩子?

田宗林的“梦想观”:是什么改变了山区孩子?

2019-12-07 责任编辑:未填 浏览数:1 中企网

核心提示:梦想,一定不是那个最难实现的愿望,是你愿意相信的未来。田宗林说。  2019年10月,广西百色田东县,刚刚步入初秋。23岁的支教志愿者田宗林,站在岜皓小学的讲台上,望着眼前的稚气未脱的学生,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

 梦想,一定不是那个最难实现的愿望,是你愿意相信的未来。”田宗林说。

  2019年10月,广西百色田东县,刚刚步入初秋。23岁的支教志愿者田宗林,站在岜皓小学的讲台上,望着眼前的稚气未脱的学生,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。10月中旬,他参加了由碧桂园集团、国强公益基金会及澎湃新闻主办的“梦想照进童年公益支教行动”。阔别山区学校近8年后,他又走进广西百色岜皓小学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今年,田宗林刚刚就读硕士研究生一年级。2012年,他离开广西百色家乡,独自踏上前往国华纪念中学的求学之路,随后考入上海海事大学,又保研至华中师范大学读研,田宗林的人生轨迹是“典型的农村学生成才之路”。

  今年10月,为回馈母校和家乡,他从武汉赶至广西百色田东县,再从田东县坐1个小时车到岜皓小学。每当给孩子们上魔术课、梦想课就变得十分生动,受到一群小朋友的喜爱。“如果缺乏约束、引导,农村的孩子太难成材了。我能走到这一步,付出了很多努力,也得到了很多帮助。”田宗林清楚地知道,从贫寒之家到知名高校,看似简单的足迹,其实步履艰难。

  从离家求学算起,田宗林已在外“漂泊”了近八年。未来,他希望能“走得更远”,继续在外闯荡、增长视野,以自己作为例子,鼓励更多的孩子勇敢走出大山。”

  “小田老师”

  今年9月,国华纪念中学老师找到田宗林,希望他代表母校参与此次支教。最初,他有些纠结。因其刚入读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一年级,学的是数学,少上一节课,便有可能赶不上进度。最后一想,觉着还是得去。

  “小时候,我得到很多帮助,应该有所回馈,况且是回自己土生土长的地方。”田宗林说,此外,其实也有一点“私心”,“我一直在读书,社会经验缺乏,怎么讲呢,就是(和社会)有点脱节了,这次希望能多和别人交流。”

  按照设想,田宗林想发挥专业特长,教孩子们“速算法”,还为此带了一本书。“这是一项‘武林秘籍’,我小时候看过。”田宗林开玩笑说,觉得挺有意思,想要传授给岜皓小学的学生。

  但到了学校后,他发现孩子们的基础不足以支撑教速算法。最后,田宗林决定教孩子们变魔术。这是他从高中时代坚持至今的兴趣,决定在课堂上试试,以培养孩子们的好奇心。

  这是田宗林第一次当“老师”,梳着小寸头的他,外表憨厚可爱,带有一点小腼腆,做老师一开始他心里没底儿,甚至有点慌乱。正式上课的前一夜,他仍坐在桌前反复摆弄道具——一副扑克牌,以及一副挂坠——练习第二天要变的魔术。接着又忐忑不安地找其他志愿者“试演”。有人建议:不能“干”变魔术,还得穿插一些知识,对孩子们进行引导。田宗林又赶紧琢磨“怎么在魔术中融入知识”。

  次日,上课铃响起,田宗林站上讲台,学生起身向他鞠躬问好。那一瞬间,反而不那么紧张了,设计好的情节和互动逐步展开,孩子们情绪高涨,最后都离开座位,围着讲台听他讲课。“魔术课”最终大获成功,孩子们课后追着田宗林跑,喊着要“小田老师”揭秘。

  岜皓小学曾针对志愿者们的课堂做过调研,在“最受学生欢迎课堂”榜单中,田宗林的魔术课得票数排在前列。但他仍不满意,觉得授课内容仍有些单薄。“最怕的事情是,让我短时间内做一件事。我很难做好。但时间长一点,我就很有信心,将事做得漂亮。”田宗林说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“我曾是一个胆小的人”

  某天晚上,受岜皓小学几名乡村教师邀请,田宗林到学校旁边的教职工宿舍吃饭。所谓“宿舍”,是几间窄小、昏暗的平房,由校长和部分乡村教师居住,而新修的小楼,则分给了几名长期支教的“美丽中国”志愿者。

  一名老教师颇为热情,给田宗林倒了半碗农家自酿米酒,说看着他“亲切”,是“农家的娃娃”。此前,田宗林顶着国华纪念中学毕业生的名头而来,“很怕说错话,砸了母校的招牌”,因而常常自己“发呆”。现在他坐在乡村教师和村民中间,顿时觉得“自在”,认为“真正融入了已呆了数日的小山村”。

  米酒劲儿不大,但大家酒量不高,几口下肚,话便多了。老教师讲起多年来辗转于各个村落的教书生涯,送走了一茬又一茬的学生。

  23岁的田宗林来自广西柳州一个小山村。回想小时候,田宗林直言自己“是一个胆小的人”。

  和岜皓小学的很多孩子一样,田宗林童年时“没有什么梦想”。梦想是什么?仅仅是希望能在邻居家“蹭黑白电视”,看《名侦探柯南》。直至上了初中,一次偶然的机会,班主任向其提到“国华纪念中学”。

  那时,身边常有人因家境贫寒,初中毕业后就外出闯荡。田宗林家尚有一个姐姐在念书,奶奶则常年重病,开销较大。“我希望能到国华念书,这样方能减少父母负担,令自己继续学业。”田宗林说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  国华纪念中学由碧桂园集团创始人杨国强捐资兴办,2002年至今免费招收了3000多名成绩优异的贫困学生。“我没想太多,就知道纯慈善,只有优秀的贫困生才能去。” 2012年,田宗林进入国华读书后,最深的感受,就是老师和同学的关心,“很温馨”。由于“贫困生”的身份,初来学校时,包括田宗林在内,不少学生均会迷茫、困惑。学校创办者杨国强和国华老师们一起,常和学生交流,了解后者的需求,在这里,平日刻苦学习,假期和周末素质拓展,学音乐,学书法,他和同学过上了跟城市孩子一样的高中生活。

  在这种氛围中,田宗林从“免费求学”的观念,变成了“希望自己拥有更多的智慧和学识,改变命运”。除了得到物质帮助之外,田宗林开始思考,“什么样的生活是有意义的?”三年在国华纪念中学学习经历,让他慢慢“志存高远”,学会踏踏实实奋斗,用心做好手头上的事,将天赋发挥至极限。

  高二时,田宗林给父母写了一封信,向父母表达关心。“我妈不识字,吵着让我爸念给她听。念着念着,声音就哽咽了,没法再念下去。”田宗林认为,或许在那一瞬间,父母觉得儿子长大了,想要撑起这个家了。

  撑起一个家庭,这是他的“小梦想”,而他的“大梦想”则是,走得更远,站得更高。“既受助于社会,当以奉献社会为终生追求,不管能力强弱,牢记对人好,对社会好的理念,尽自己绵薄之力,让自己发光发热。”田宗林说。

  随着国华一路资助,他考入上海海事大学。在上海海事大学就读本科时,田宗林每年都拿奖学金,后被保研究至华中师范大学。成绩的背后,是坚持不懈地努力。几乎每天早上6时不到便起床学习。别人玩电脑时,他呆在图书馆看书。而同学假期外出游玩时,他只在学校附近走走,然后回来接着学习。

  支教期间,田宗林也是志愿者中“起得最早”的人。每天早晨6时左右,田宗林便从地铺上爬起来,带着复读机和课本背英语。最初,他搬着一小板凳,戴着耳机,坐在操场中央。后担心吵着住校的老师睡觉,又独自跑到学校后面的山上,直至8时左右,和上学的孩子一起返校。

  朋友曾劝他,别这么拼,“大学是快乐的,你却来受苦了”。“我也觉得累,晚上一沾床就睡着。”田宗林说,“欲戴王冠必承其重”,这很贴切。“自己出生时,有人‘已在山顶’,我希望有更加好的未来,若不努力,怎么去达到这些?”

  多年以来,田宗林养成了一个习惯,倘若白天荒废了时间,晚上会“发慌”,睡不着觉。田宗林自称不求未来“大富大贵”,但求心安。其能容忍自己成为一个平凡的人,但“不能容忍每天碌碌无为”。

  回想过去,田宗林有时不禁感慨,能走到今天,自己付出了多少努力。“不是说我现在就厉害了,未来的路还很长,也会有很多坎坷。只是觉得,我能有今天,很不容易,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。”当岜皓小学的孩子们和他站在同一间教室时,仿佛有“现在和未来”的寓意,但田宗林明白,两者之间,隔着重重关山。

  给未来一个勇敢想象的机会

  初到广西百色田东县平略村深处的岜皓小学时,志愿者多被眼前的景致所折服:山峦重叠,其中有的四周如被刀砍过一般陡峭,加之植被不多,颇有冷峻之感;村民依山建房,从山脚到山腰,分布着数十栋民房,岜皓小学则在一处山坳间,占据着“屯”中最为平坦的位置。

  团队中年龄最小的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田宗林却显得平静。他在广西农村长大,对这里的环境已很熟悉了。以至于从县城坐车来岜皓小学的路上,田宗林望着窗外山峦,恍惚间竟有“回家”的错觉。

  对于家乡,田宗林感情复杂。在其幼时,父亲常去工地“拉电线”,多是高空作业,“非常辛苦”。老板给了钱,不管刮风下雪,喊一声就得去。母亲则经营着为数不多的田地,麦子、水稻收割结束后,就到城里去卖粮,一早出去,深夜再回来。

  “曾埋怨过爸爸,因为他确实给我的不太多,但现在想来,他们把命都掏给我了。”田宗林说,父母付出了自己能够拥有的全部。生于斯长于斯,家乡是其永远的牵绊,回家应是“温馨的事”。

  但另一方面,他又在努力摆脱家乡的“影响”。“城市的孩子有良好的家教,从气质到谈吐,农村的孩子大多没法比的。”田宗林一直“训练”自己,和人打交道时做到足够从容,但往往败下阵来——言语方面的“笨拙”、肢体行为的不自然,总在不经意间流露。

  从高中离开家乡求学起,田宗林的足迹遍布佛山、上海、武汉,对于回家,有时他会变得五味杂陈。偏僻之地的“落后”令他感到“可怕”,而这不仅仅是体现在“打印一篇论文都无处可去”那么简单,他更担心是“思想层面的贫乏”。

  因而当他人尚在感慨岜皓小学所处的环境时,田宗林却看到了自己的童年:孩子们在校内外追逐、打闹,笑容阳光,而在这背后,则是“荒芜”——家家户户修了楼房,却多由老人看着,没什么年轻人。田宗林认为,对常年生活在岜皓的留守儿童而言,对所谓家乡美景是没有“知觉”的。

  “如果可以,我希望能我走得更远一点。”田宗林说,从高中离家求学算起,他已在外“漂泊”了近八年,未来仍无定论。已在柳州定居的姐姐表示支持,但也告诉他,什么时候“觉得自己走不下去了,那就回来”,这也不错,离父母近。

  “回报家乡并非一定要回到家乡,来这里工作、支教,虽然这是最直接的做法。”田宗林说,在外闯荡、增长视野,推动社会进步,效果同样。“如果别的地方的孩子看到我,如何努力地走出大山,从而受到鼓励,这也是一种回馈。”

打赏
分享到:
0相关评论
阅读上文 >> 浙江诸暨一民警控制违法嫌疑人后昏倒 因公牺牲
阅读下文 >> 北京一老字号砖匾装错10年 有人纠正无人改(图)

大家喜欢看的

  • 品牌
  • 资讯
  • 展会
  • 视频
  • 图片
  • 供应
  • 求购
  • 商城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凡注明稿件来源的内容均为转载稿或由企业用户注册发布,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转载稿涉及版权问题,请作者联系我们,同时对于用户评论等信息,本网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;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zqiwang.com/news/show.php?itemid=514

转载本站原创文章请注明来源:中企网

微信“扫一扫”
即可分享此文章

友情链接

(c)2013-2019 中企网 版权所有 客服QQ2252360214 All Rights Reserved

服务热线:15888739925 ICP备案号:浙ICP备1930256-1